首页

无错小说屋

菜单

帷幕重新恢复“平整”,老靳与“影子”的联系彻底断开,记忆的具现全数消散,除了“真理天平”——它的光影结构大部分流散开来,但仍残留下极微弱虚缈的一部

分,汇入重重帷幕之间、亦是“雾气殿堂”的云气烟岚中,一时显化,一时消融。

罗南瞥去一眼,仍未分心,而是继续关注他投过去的那段信息、那个几不成型的“梦”。

有一瞬间,那脆弱的“梦境”几乎要完全断开联系,或者崩散掉?

可最后也没有,只是变得更加模糊,更无条理,记不清,理不明,错杂混乱的画面在幻梦中反复出现,一切蒙了烟气光晕,几乎分辨不出具象之物。

罗南尝试解读,却罕见出现了眩晕,还有止不住的困顿。他隐约察觉,这关系到时空规则层面的扭曲。他的一点儿意识“偷渡”过去,隐然分化,同时感应两边时空,倒有点儿像在“测验时空”的体验,可那时,他是绝大多

数意识都转过去,和现在恰好相反。

而且,那时的差异主要体现在时光速率上,如今感觉不太一样,应对起来则更吃力。

如果不是“测验时空”的经验,他本能就在调节,如今大概率已经昏睡过去了。

罗南也没有继续硬抗,这种时候,顺应一下或许更恰当,就是时间地点不太对……

于是,罗南在自己编织出来的重重“帷幕”的梦境中转身往回走,顺手拍了下老靳的肩膀。

时间不早,名不副实,但又超量供应的课程也该结束了,至于体验与实际不符之类的情况,想来也没有人敢提异议。

确实没有人提异议,在课上睡着了,很有脸吗?

而且那种梦中也被灌入知识的感觉,实在让人有些心底发毛。

原本超热闹的大规模聚会,就在诡异的氛围里草草结束。

“这只是游戏背景吗?”

章莹莹的留言很有代表性,她甚至没有发在朋友群里,而是私聊,更显出特殊的不安定的心态。

罗南笑了笑,回复:“先消化……现在先休息,晚安。”

此时,罗南已经到家了。一路上,专属司机老靳都格外沉默,虽然他的经历比其他人更复杂、更艰难。便是送罗南到家门口,也只是问明天的行程,对于那个迷糊又诡谲的“旧日战场”之

旅绝口不提。

这同样也不是一个正常的心境。

罗南懒得安抚他,让他明天放个假,节后再说。随后罗南进门,屋里只有小夜灯亮起,这架势,大家都睡下了。不过罗南上楼刚走了一半,一楼卧室便亮起了灯,姑妈罗淑晴女士穿着睡衣走出来,其实罗南感
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相关小说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