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无错小说屋

菜单

长安百骑司大都督富春是一个年不过三十的一个年轻宦官。

面白,无须,身高七尺,瘦弱,戴黑色高冠乌纱,用黑色丝绦稳稳的系在颌下。

他走路轻盈无声,双手抱于胸前。

来到端坐在一张椅子上的上官仪道:“陛下有旨——”

上官仪依旧端坐在椅子上道:“两日,陛下仅仅给了老夫两日时间,老夫终究被陛下抛弃了是吗?”

富春面无表情地道:“陛下说,上官仪辜负了朕。”

上官仪平淡的道:“老夫殚精竭虑,舍家冒死所为者,不过是不想让大唐出现后宫乱政者,老臣做了一个臣子能做的一切,谈何辜负?”

富春道:“这一刀,你逃不过去。”

上官仪哈哈大笑道:“老夫位极人臣,感念皇恩之至。”

富春又道:“陛下要我问你,可曾后悔?”

上官仪笑道:“牝鸡司晨,乃是朝纲纷乱之始,太子仁孝,可为陛下之接续,如今天下安危系于太子一身,若太子有难,天下人便可清君侧,除妖妇矣。”

说罢正冠理衣,面朝洛阳三拜之后,重新回到椅子上坐好,瞅着富春道:“老夫已然全了君臣之义,可怜我上官氏,至此绝尽矣。”

说罢,怒目圆睁,死死的盯着富春。

即便是钢刀划过脖颈,依旧不曾眨一下。

随即就有两个宦官上前,以银针连接上官仪脖子上出现的那一道细细的红线,再用红色绢带牢牢地绑缚住上官仪的脖子,至此,上官仪容颜未变,宛若生前。

几条锦衣大汉,将上官仪的尸体放在一张锦塌上,趁着身体温热舒展开来,再用锦被裹住尸体,四个人抬着送入了棺木中。

而后,以铁钉钉死棺木,送上一辆四匹马拉着的马车中,随即,马车驶动,看方向就知晓,是洛阳。

富春目送上官仪离去,就径直进入了皇城,瞅着站在皇城门口的诸卫大将军们道:“很好,现在,你们可以出手平息骚乱了。”

左卫大将军,凉国公契必合力道:“平息骚乱,并非平叛?”

富春笑道:“陛下曰:二三子为人蛊惑,笑闹一场罢了。”
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相关小说全部